迅牙

直到网页版停服我为什么都还没有抽到迅牙。

wuli狗狗世界第一可爱❤
一个不喜欢吃腿肉的超懒惰日雅老年大小姐。
犬厨病入膏肓 常年发病 注意退散
CP大本命是闪犬
喜好金发碧眼。


最近UL和火影粮混发,尽量不在大号放飞=_,=

回到顶部

双艾#02

依旧是即兴脑洞,聊天记录整理。明天我会马上画点图刷掉(。

CP清奇是犬妃。当然是有理有据的正常互动,标题即使这么写了双艾同样也看不出所以然。

内容则是仙梅的点菜:迷路,军犬。









午夜花园





“不管来多少次,这个地方还真是大得离谱啊……”



又是一次铺张浪费的皇家宴会。而这恰恰正是艾伯的主战场,此刻他已经被各种烟草燃烧所产生的白烟层层包裹了起来。

艾依查库被薰得眼睛刺痛快流出眼泪,就索性选择去花园里透透气,顺便观察一下皇宫的地形。而且,他刚才一时兴起给自己灌下了太多的酒精。

古朗德尼利亚的宫殿比它现任的不死主人年纪还要大上好几圈,并且在他手里不断被翻修扩建,变得越发美轮美奂,其建筑艺术着实璀璨夺目。已经隐退不问世事的皇帝深居简出,怕是如此大型宴会的喧闹也不会传入他的耳朵里。

艾依查库虽然对艺术欣赏这类事一窍不通,但还是不得不被这座数百年来成长起来的宏伟建筑群所折服。听说这几有好几千个房间——那么随意找个洗手间应该不是难事吧?小时候华伦斯坦的家族庄园对他来说已经巨大的像个迷宫,而和这宫殿相比…




“--巴兹少佐的…………”


远处有轻柔的只言片语飘了过来。

艾依查库迅速绷紧了肌肉,闪身跳入墙角的阴影中。


“……他的忠诚到底又有几分可信呢。”


是那个女人。艾伯目前所寻求的后台,当下帝国的第一话语权人物,皇妃艾莉丝泰莉雅和她的贴身女眷们。艾依查库这才意识到自己也许已经不经意间踏入了不该涉足的皇室私人区域。可是既然她们的谈话内容里已经提到了艾伯,那么他也不得不有所冒险了。

是酒精的作用吗?艾依查库觉得血液的流动速度加快了。他要抓住这个机会去打探那个女人的真实目的——当然,是以此为艾伯的博弈游戏争取更多优势。


他屏住呼吸紧贴墙面努力地辨识那些窃窃私语,并注意让自己能潜伏在足够安全藏身的距离。皇妃一众慢慢地穿过长廊,转入了花园。

室外的话会更难于捕捉信息。艾依查库猫着腰,配合她们的移动速度让自己隐没在树丛中。夜间的皇家花园散发着一种静谧的压迫感。园内不乏同样在这里居住了数百年的植物,形成了一个微缩版的森林。它们交错着包围起这座宫殿,倾听却默许着其间的人们在这里交换并保留各自的小秘密。


贵妇们逐渐离开了政治话题而转向她们更了解的秘闻八卦,甚至开始语调轻快地嬉笑起来。艾依查库允许自己暂时放松肌肉,闻着空气中弥漫着的月季花和葡萄的香味,混合着远处断断续续的音乐,让他想起了小时候在弗雷斯特希尔,经常跟着艾伯去到庄园的后山上捉迷藏。或许是艾伯对领地比他更为熟悉,也可能就是因为艾伯非常聪明的缘故,艾依查库的藏身之处总是被迅速地揭露出来。(他曾经以为艾伯有妖精帮忙会点什么魔法)为此他不得不去森林的更深处探索更隐秘的区域来躲藏,结果却发现自己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关于最后结局的记忆早已模糊不清。他到底是一个人在山上过了一夜冻得瑟瑟发抖,还是终究在太阳落山前被他的小少爷找到带回温暖的大屋去了呢。在这个游戏中除非艾伯让步,他似乎从来没有真的赢过。艾依查库总是无法找到艾伯隐藏自己的地点。为此他焦虑万分,而那之后他们再也没机会再次玩这个游戏了。



那么,艾伯,如今的你到底身在何处?我永远也没办法靠自己的力量找到你了吗?



星光也黯淡下去,夜幕之下的各种集会都到了该散去之时。女眷们三两告别折返,皇妃也要回到她的寝宫中去。方才迷幻飘渺的气息一扫而空,花园更深沉,更阴暗了。艾依查库揉揉自己发麻的关节,可他并无收获。

他蜷缩身体,跟踪窃听了皇妃一晚。可那位是伟大的,完美的,智慧的,优雅的皇妃大人啊!怎会让人如此轻易地得到什么呢?她是这帝国黑暗中心的女人,终归是不值得信任,而反过来艾伯确实也不值得她的全盘托付。这才是真正的游戏规则,她在以自己的方式只身在这战场上迎敌。


也许他确实也该钦佩这份勇敢。


艾依查库刚要站起身来,猛地感到一阵战栗。

神经又速度反应起来。这个花园里,除了他以外,看来还有更加冰冷,危险的视线存在着。

早有耳闻皇妃事实上处于不死皇帝的监视之下,是那些恶心的柯斯托特吗?那他今晚的行动是否也被发现了呢。


艾依查库紧张地吞咽,在那一方有所行动之前,他最好还是继续躲藏,再决定下一步。


进出皇宫装备得到严格的控制,他的身上并没有佩枪,甚至刀也没有。他刚才应该在宴会上顺一把水果刀也好的……不,即使他被抓,他或许不应该当场反抗,会给艾伯带来麻烦………………不不,他为什么会想到自己被逮捕的可能性?果然还是一肚子酒精问题还没解决啊。

当然是酒精,他的心脏咚咚咚咚猛烈地搏动,那声音几乎能暴露他的所在。皇妃已经快回到宫殿,柯斯托特也该随她一并离开了吧…………?



然而黑暗中那个方向传来艾莉丝泰莉雅短促细微的惊呼。



艾依查库即刻调动身体冲过去。宫殿的光线使那些死角更加漆黑不可见,唯有尽快一探究竟。树冠摩擦悉悉索索淹没了一切声响。柯斯托特们监视皇妃,但同时也保护着她。

袭击皇妃的黑影并没有料到艾依查库的突然出现,猝不及防吃了当头一击,松开了艾莉丝泰莉雅。艾依查库利落的先是缴了械,又对准要害继续攻击,很快就将其撂倒制服。


整个过程并没有持续几分钟,皇妃不知道对刺客还是半路杀出救了她的罗斯巴尔德大尉哪一个更吃惊,竟然只是睁大了眼睛用手捂着嘴却不发出任何声音。



等艾依查库把已经失去意识的刺客捆起双手并搬到光线明亮的地方,艾莉丝泰莉雅已经恢复了高傲冷静的常态,尽管依旧面色苍白。


“您救了我,罗斯巴尔德大尉。我应当向您表示由衷的感谢。”皇妃向他行礼。

艾依查库忍不住轻啧。

“保护陛下您只是我的的职责所在,您别误会……”

“可是在这之前,您是否也该跟我解释一下您为何恰好出现此处呢?前方可就是皇室寝宫了。我不记得有向巴尔兹少佐要人来当我的护卫。”

“这个人是谁?陛下您知道吗?”


艾莉丝泰莉雅静静地注视了一会儿躺在地上的人。

“也许今晚发生的事,需要暂时当成一个秘密。不过您可以告诉巴兹尔少佐。”

切,除了向艾伯报告那还能有谁啊。


“您可以回去了,宴会也该结束。但请您帮我把西边走廊的警卫叫来。”

“…………”

“……您不马上离开的话,到时候麻烦的可是您哦?”艾莉丝泰莉雅默许了艾依查库无视她之前的问题,“今晚得到您想要的了吗?”


沉默片刻,艾依查库这才从牙缝里寄出几个字。

“………请………恳请皇妃陛下指路。”


艾莉丝泰莉雅的脸上出现一闪而过的惊讶,眨了眨眼睛,随后展现了动人的微笑。


“穿过前面的走廊往西走,第四个门廊往左,再数七进。以及,到了那处附近也可以找到可供使用的盥洗室。”

“那么晚安,罗斯巴尔德大尉。请替我向巴尔兹少佐问好。”



啊啊,果真是一个讨厌的女人啊。



+完+











因为是临时组织梗觉得蛮多细节丰富一下会比较好,动作戏不管是文字还是画图我都想象匮乏张弛如温吞水(瘫


大致就是说狗狗本来想挖点什么妃的黑料跑去艾伯那里告状结果装上突发事件,出于本能或条件反射去救了人。完了就说我真不是想救你只是不得不救你啊balabala


以及迷路的那个人,也真不知道到底是谁咧。


评论
热度(14)
©迅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