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牙

直到网页版停服我为什么都还没有抽到迅牙。

wuli狗狗世界第一可爱❤
一个不喜欢吃腿肉的超懒惰日雅老年大小姐。
犬厨病入膏肓 常年发病 注意退散
CP大本命是闪犬
喜好金发碧眼。


最近UL和火影粮混发,尽量不在大号放飞=_,=

回到顶部

双艾#01

……如果认识我的人无意中看到了请假装不认识我

手机上码的修了下错别字(。依然是和16的聊天产物。



因为这几天自己有点生病,就跟16点了关于生病的粮。而这是返还我的版本。

16的版本









长大成人的艾依查库相较幼年变得过于强壮和健康,摘除眼球的并发症似乎也是遥远而模糊的记忆了。等他意识到自己感染风寒的事实,病情已经加重到不得不采取某些强硬措施的阶段。

他找军医拿了些药片。头痛令他阅读说明也相当吃力。可第二天的病情更加严重。艾依查库感到一种类似于可能是战斗时被打败,并且无力还击的忧郁。

他决定吞更多的药片。此时此刻他的敌人就是这该死的病魔,而他不会被打倒,他必须快速解决。

感冒使他的手指麻痹。没有掌握好力度,纸袋就此被撕裂,几种药片混合着被撒在床单上。艾依查库觉得很冷,裸露在睡衣外的部分似乎快结冰了。他胡乱抓起一把塞进嘴里,吞咽也异常剧痛——然后回到他的棉被之下,在感觉到自己变得暖和起来之前又昏睡了过去。


************************************************

艾依查库呜哇一下把药片都吐在了弗雷特里西的手上。


"别撒娇。药虽然苦,但是………"

"我知道啦!我只是…没想到有那么苦。"


艾依查库家里的经济条件决定父亲不会因为他感冒就给他买药。在弗雷斯特希尔那样偏远的地方,药品是较为昂贵的东西。而且温热的牛奶,加了蜂蜜的麦片粥,木莓和覆盆子同样是治疗感冒这类病症的良药。(还好吃)

因此这其实是艾依查库第一次服用药物来治疗。回忆起以前生病的情形,这些药片尝起来变得更为苦涩了。


有人敲了门板进入病房。


是艾伯!

艾依查库远远地看到艾伯手里端着的托盘,有牛奶,装着饼干的碟子,还有用玻璃碗盛着的各色水果丁。


"我去厨房拜托了………"

"怎么我去厨房就只能搞到还需要自己削的苹果呢。真是偏心啊。"弗雷特里西笑嘻嘻的拿过碗,开始往艾依查库的嘴里装填,完全不考虑他的咀嚼速度。


…………咦,弗雷特里西什么时候也戴起了眼镜呢。头发…有这么深吗。

艾依查库伸出右手想揉揉眼睛却被抓住手腕制止了。


"伤口还没完全愈合,虽然很难受,但还是尽量不要碰。"


啊…这里就是艾伯曾经提到过的他们疗伤暂住的一处废弃农舍。他们弄不到多少钱,艾依查库由于暴力挖掉了眼球以及中毒感染的缘故成日呕吐和发烧。当时到底是怎样熬下来的简直顺利的像个奇迹。

艾依查库觉得那是一段人生中相当幸福的甜蜜时光,哪怕伴随着连日的噩梦。


让疼痛占据他的大脑,他就不用去想弗雷特里西,伯恩哈德,利恩,那个肌肉男,古鲁………那些名字了。这里生长的野生浆果也十分美味。艾伯在他昏睡的时候会离开想办法去镇上弄到药和食物。(尽管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睡)他只要一睁眼就会看到艾伯坐在床边注视着他、仿佛只要坚持凝视,那已经不存在的右眼还会长回来似的。


如果那只眼睛是换来艾伯这般凝视的代价,那又算得了什么呢。


*****************************************************


艾依查库在一片漆黑中醒来。有一瞬间他以为左眼也没有了。他的喉咙干涩,皮肤被一层层的寒冷包裹,可能药还需要继续服用——可它们都滚落到哪儿去了呢。他深陷在一片恶心的粘腻中无法动弹。

左眼说什么也不能再失去了,那样的话他将如何知道艾伯有没有再像那样看着他呢。

原来生病是那么可怕的事啊…………过去它可几乎是个幸福的代名词。

四周安静到他甚至无法确定自己是否是在自己的房间里。渐渐地,他开始感觉不到肌肉的酸痛,舌尖的苦味也没有了。床头柜上的苹果已经腐坏了一半,他并没有闻到什么气味,他也不再感到冷了。



永不屈服,绝不言败的军犬,艾依查库博…不,罗斯巴尔德,可能快要死了,他被邪恶的感冒和孤独所打败。



******************************************


雀鸟尖细的鸣叫把他唤醒,还可以闻到刚修剪过的草坪的气味。这里难道是另一个世界——艾依查库嘲笑了自己这些荒唐的想法。他起床,沐浴,进行驱赶病魔的最后仪式。之后他要给自己弄点儿牛奶和草莓。


可他还没来得及巡视一下房间好把连日来产生的垃圾清理打包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拉了出去。

像是要证明自己不可能输给……感冒。艾依查库舒展四肢,打起精神让自己切入工作状态。


************************************************


"你还欠着我四份工作报告,艾依查库。"

艾伯的声音从文件山背后传出,一如以往,波澜不惊。


"你就和以前一样,帮我写一下嘛………?艾伯。"

"不会花你太多时间,毕竟是你。那样也不用我三番五次修改报告了……"




"……有些时候你是一个人,我并不可能一直在你身边,艾依查库。"

艾伯的语气变得强硬了一些而且带有愠气。艾依查库刚想说自己大病初愈又把话咽了回去。况且,感冒能叫大病吗?!虽然真的很可怕。


"我知道了。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这就回去写——不占用您的时间了。"艾依查库忍不住感到委屈和生气。"四份报告?巴沙特,克雷格,温尼特酒店的爆炸事件……第四份是什么?"


艾伯不作回答,只是看着他。


"阁下,再次强调我不想浪费您的时间、可否请您提醒我第四份报告的工作内容?"

艾伯又盯着艾依查库的脸好一会儿,脸上忽然露出一抹笑意。他从抽屉里抽出一份文件,递给艾依查库。

"以后这种重要的报告,请尽快以最优先级别交给我。"


艾依查库猛地从艾伯手里抽过文件,用几乎要撕碎它的力气打开,他的手开始颤抖,因为生气——因为艾伯对自己的忽视生气,对因为艾伯没有来探病就感到世界崩塌的自己生气——

他眯起那只眼睛强迫自己的目光滑上去——



是他四天以来的病假单。



"至于前三份报告,我已经写好了。下不为例。"

"…"

"你大病初愈,今天再放你一天假。"

"你可以回你的房间休息。"艾伯脸上的笑意依然没有褪去。"不过我不得不提醒你,腐烂的苹果对身体一点好处也没有。斐都的草莓也相当新鲜可口,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尝一尝呢?一会儿会有人送来我这里。"


艾依查库认为自己的感冒一定没有康复,因为他又无法发出声音了。




+完+









结尾有点仓促也不太满意,因为想看看自己一气呵成快速吐个脑洞能怎样也就没时间做太多考虑。

努力想表达的是‘不想暴露自己弱点的狗狗’但是‘期望艾伯的回应’这样矛盾的心里。以及艾伯大大不着痕迹的关心。(希望有)

讲真,狗狗生点什么不会花太久时间就能康复的小病我想艾伯他真不一定会知道……


评论(6)
热度(38)
©迅牙 | Powered by LOFTER